【4方】 【4方】 
社評:英國“印太”認知及行動
//www.CRNTT.com   2021-03-17 00:01:40


  中評社香港3月17日電(評論員 胡志勇)英國自1967年決定退出蘇伊士以東放棄在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參與和發展之後,經過半個世紀再次調整到原來的外交戰略,“重回亞太(印太地區)”成為英國對外政策的主基調。2014年英國發布了《英國國家海洋安全戰略報告》,強調英國在印太地區擁有“重要政治與經濟利益”,包括“從東海和南中國海通過馬六甲海峽延伸到印度洋”的“東部走廊”,連接直布羅陀海峽與蘇伊士灣、紅海、亞丁灣和波斯灣的“南部走廊”以及連接歐洲和美國的大西洋“西部走廊”成為英國海上安全目標,以確保在英國海洋區內至關重要的海事貿易和能源運輸路線的安全。

  儘管英國至今尚未正式公布其“印太戰略”,但英國一直積極追隨美國的“印太戰略”,2016年10月,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提出“全球英國”理念,主張英國要“超越歐洲”並在更廣闊的全球層面發揮新作用,使英國重新獲得全球身份及影響力。英國有意轉向亞太地區,將印太地區作為踐行“全球英國”構想重點地區的政策導向,開始更加關注印太地區事務,強調在印太地區發揮安全作用,高調鼓吹海上軍事行動(通過軍艦獨闖爭議海域、航母巡航),主動塑造印太戰略環境,加強與美國的戰略互動,加強和南海域內外國家以及南海主權聲索國的雙邊軍事合作,通過聯合軍事演習、防務對接、出售海軍與海監裝備、培訓知識等手段,不斷強化和擴大英國在印太地區政治、經濟和安全存在,加強在印太地區的軍事部署,強化與印太地區國家安全合作,以擴大英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

  在外交領域,在“全球英國”戰略構想下,英國界定了其印太戰略的主要目標包含以下兩個方面:堅定地重返蘇伊士運河以東,體現並加強英國在印太地區的安全存在。與印太主要經濟體締結貿易協定,為“脫歐”後的英國發展與印太地區經貿關係作準備,以衝抵英國“脫歐”後在歐洲的戰略損失。
2019年英國外交政策文件中,用“印太”取代了“亞太”,英國在政府內的外交、聯邦和發展辦公室任命了一個新的印度洋-太平洋總幹事,其外交政策的重大調整已經開始,可能會推動英國成為那些重視自由開放國際秩序的國家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一個重要夥伴。借“印太戰略”平台推行“全球英國”理念,重返亞太。英國重視印度的作用,視其為英國在印太地區重要的戰略支點與可倚重的合作夥伴。英國也積極加強與日本在有關印太地區事務的合作。而且,英國不斷插手東亞、東南亞和南亞事務,注重盟友和夥伴的支持性作用,積極爭取成為東盟的官方對話夥伴。

  英國主張在國際層面發揮安全領導作用,以增強英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推動日美英三國在印太地區進一步安全合作,提升在印澳新等英聯邦國家中的影響力,彰顯英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存在。英國試圖在“脫歐”後,將構建全球新角色作為退歐後國家發展的遠期目標之一,重塑大國形象,以繼續維護英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利益。

  而且,英國還積極利用擔任2021年七國集團輪值主席國的機會邀請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參加七國集團峰會,將“G7”變為“G10”,從而實現由“民主七國”到“民主十國”的倡議。

  在安全領域,英國積極緊隨美國,強化在亞太地區安全合作。2019年1月, 英國“阿吉爾”號護衛艦和美國“邁克坎貝爾”號導彈驅逐艦在南海地區舉行了首次聯合軍事演習,涉及通信等內容。2月,英國“蒙太古”號護衛艦和美國“瓜達盧佩”號補給加油艦在南海海域依照“北約程序”進行了補給安全聯合演習。

  英國還積極加強與日本的盟友關係,將英日關係打造成面向全球性海洋同盟的新型戰略夥伴。2017年9月,英日簽訂《安全合作聯合宣言》。該宣言強調雙方在印太地區的合作,支持加強英國在印太地區的“安全參與”,互相提供後勤、技術和專業支持。2017年12月,英國與日本“2 + 2”(外務+防衛部門負責人會議)在倫敦舉行,雙方就“在海洋領域維持基於規則的秩序”,“支持制定有效的南海行為準則”達成共識。英國還多次分別派護衛艦到日本,與日本海上自衛隊舉行聯合訓練或聯合軍事演習,英國的護衛艦在返回英國途中駛經南海,以顯示英國海軍在南海的軍事存在,挑釁中國。英國皇家海軍與日本自衛隊以及美國海軍的潛艇和偵察機,首次在太平洋地區舉行了美英日三國聯合軍事演習,以海上控制、島礁爭奪、登陸作戰成為主要演練內容。英國皇家海軍還與美國海軍首次在南海地區舉行了通信訓練和其他課目的聯合軍事演習。

  2018年12月,英國皇家海軍“阿蓋爾號”護衛艦與日本“出雲號”直升機航母、美國海軍核動力攻擊潛艇和P-8A“波塞冬”海上巡邏機進行了聯合軍事演習。2019年3月,英國皇家海軍艦艇23型“蒙特羅斯號”護衛艦訪問日本,並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進行了三方反潛作戰演習。這是與美國和日本進行的第二次三邊演習。

  英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安全合作主要集中在防務對接、聯合軍演與軍售等方面。2018年7月,英澳舉行了“2+2”會談,發表了《英國與澳大利亞:21世界的動態夥伴關係》聯合聲明,強調航行自由與飛越自由, 要求南海爭端方必須以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方式和平解決爭端, 遵守南海行為準則。與此同時,英國向澳大利亞出售9艘價值200億英鎊的26型反潛護衛艦,這是英國加強在印太地區戰略利益意圖的最新表現,以提高英國皇家海軍在全球的影響力。另外,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將完成在西太平洋地區的首航,通過航行自由宣示行動,增加在印太地區的存在感。

  2018年12月,英國公布了《動員、現代化和轉型防禦:現代化防禦計劃報告》,強調英國通過雙邊關係、“五眼聯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西蘭)和《五國防禦協議》(英國、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西蘭和新加坡)小組等機制增加在印太地區的存在,不斷提升英國在印太地區安全地位,擴大其全球影響力。

  《五國防禦協議》旨在馬來西亞或新加坡面臨直接威脅的情況下進行商議。而且,英國和澳大利亞將通過操作F-35,P-8“波塞冬”海上巡邏機和E-7“楔尾”空中早期預警和控制飛機,進一步加強雙方軍事互操作性與協同能力,強化在印太地區更深入的海上安全合作。

  英國還將戰略觸角伸向其久違的亞洲,要加入到美國遏制中國的全球特別是印太網絡中。2020年11月,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表示,“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2021年開始在地中海、印度洋和東亞地區進行為期20年的部署。“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進入印度洋-太平洋的關鍵地帶活動,成為英國參與威懾中國計劃的開端。

  2021年1月,英美兩國簽署2021年航母戰鬥群部署聯合協議,以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為核心,在今年組成英美聯合航母戰鬥群,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將派出一支F-35B“閃電II”戰鬥機分遣隊,以及美國海軍的“沙利文”號導彈驅逐艦一同部署。英國航母戰鬥群將部署在亞太地區,與美軍的合作將為首次部署鋪平道路。該航母戰鬥群預計將在2023年底達到全面作戰能力。

  在加強與傳統英美特殊關係的同時,與美國、日本一起“巡航”亞太可提升英國的國際地位。
  
  日本和英國計劃在2021年2月舉行“2+2”(外長、國防部長)會談,推進航母戰鬥群在西太平洋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對抗中國。
  
  英國期望通過向亞太地區部署航母,展示其海上實力,維持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2016年以前的英國的南海政策基本上在南海爭端問題上不選邊, 不支持任何一方;強調航行自由;希望任何當事方不激化現有矛盾, 通過對話而非武力解決南海問題;通過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方式解決南海爭端。英國也沒有加入美國主導的“航行自由”行動,沒有穿越爭議海域, 也沒有巡航南海。

  儘管2016年以前英國主要通過外交言辭對南海問題表明態度,但此後積極派遣軍事力量介入南海事務。2017年7月,時任英國外交大臣的鮑里斯·約翰遜訪問澳大利亞,表示英國在建中的兩艘航母建成後的首要任務就是去參加自由航行,將派遣戰艦到中國南海區域。2018年2月,英國反潛護衛艦“薩瑟蘭”號(Sutherland)穿越南海宣示航行自由權利。英國與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文萊等南海聲索國通過多種方式發展海上安全合作。2017年12月,英國菲律賓簽訂《防務安全合作備忘錄》,並向菲律賓提供了先進的“海上監視”和“空中防禦”等設備。2018年1月,英越第六次雙邊戰略對話在越南河內舉行,雙方就政治外交、貿易投資、教育培訓、科學技術與國防安全等領域的合作進行了深入討論。並發表了《英越聯合公報》,強調南海爭端的解決應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準則。2018年12月,英越舉行了首次雙邊防務對話。2019年以來,在英國“脫歐”的同時在印太地區示強,積極強化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存在,宣布將派遣海軍船只前往中國南海地區,英國國防大臣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將在太平洋地區的文萊、新加坡等國建海外軍事基地,積極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標誌著脫歐之後英國外交轉向“印太”,以體現英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存在。

  “後脫歐時代”的英國為了擺脫內外交困不利局面,強化“全球英國”戰略的落地,轉向“印太”,使之成為英國脫歐後拓展貿易網絡、彌補脫歐損失的關鍵地區。英國的“印太戰略”遂成為一個集貿易、外交、防務為一體的綜合性戰略。

  在經濟領域,英國積極加強與印太地區國家經貿合作,主動尋找新的地區貿易夥伴,推進自由貿易。英國非常重視《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被認為是其貿易轉向“印太”的重要路徑。2020年6月,英國宣布將尋求加入CPTPP,得到了部分成員支持。英國希望借加入CPTPP強化與各成員國之間的經貿合作,並參與塑造印太地區經濟規則,不斷強化與印太地區國家的經貿合作,擴大英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

  自“脫歐”以來,英國已與CPTPP中的7個成員簽署了深度不同的雙邊貿易協議。2020年10月,英國與日本達成了自貿協定,英日戰略關係隨著兩國簽署自貿協定而得到加強,2020年12月,英國與越南完成了自貿協定談判(隨後簽署了自貿協議)。而且,英國與新加坡簽訂了自由貿易協議,與加拿大簽訂了延續性貿易協議,與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自貿協定談判也在進行中。2021年2月1日,在正式退出歐盟一周年之際,英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成為第一個申請加入該組織的“非發起國”,以發展新的夥伴關係,成為全球自由貿易的倡導者,並為“脫歐”後的英國經濟注入強心劑,為英國金融業、電子貿易等服務業創造新的機會,鞏固倫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為英國爭取更多貿易與投資機會,有助於英國實現貿易關係多元化,減輕貿易摩擦帶來的風險,更好地應對新冠疫情的衝擊。

  英國的“重返印太”力圖擴大其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緣由在於英國啟動“脫歐”以來,導致英國國際地位下滑以及在歐洲的地位下降。英國派遣海軍積極進軍印太地區顯示出英國決心維護其國際地位,重塑自己的大國形象。派遣航母前往日本將有助於加強日英戰略關係。向日本近海派遣艦隊也有助於提高英國、美國和日本海軍之間的協同作戰能力。英國決定在東南亞地區建立軍事基地是對美國的“印太戰略”的一種戰略上的補充和支持。“脫歐”後英國計劃在印太地區發揮更大的作用。儘管英國雄心勃勃,但目前英國海軍主力艦只不足,其實力尚不足以完全支撐英國“回歸”印太地區,英國恐在印太地區難有作為。而且,英國“回歸”印太,也將遭到印太地區內國家的強烈反對。


    相關專題: 中評社社評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4方】 【4方】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